位置:环境网 > 环保公益 > 正文 >

云南绿孔雀案后续:四机构致函环境部请求撤销水电站环评批复

2020年03月26日 00:51来源:未知手机版

净身咒,兼职模特,雪佛兰impala

原标题:云南绿孔雀案后续:四机构致函环境部请求撤销水电站环评批复

历时两年零八个月的中国首例野生动物保护预防性环境公益诉讼——“云南绿孔雀”公益诉讼案,近日获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新平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平公司”)立即停止基于现有环境影响评价下的戛洒江一级水电站建设项目。

法院认为,原告自然之友提出的立即停止水电站建设,不得截流蓄水,不得对该水电站淹没区域植被进行砍伐的诉请具有迫切性和现实必要性,应予支持。

这种停止建设针对的是现有环评下的建设方案,对于今后是否继续建设的问题,法院判决称,应在被告新平公司按要求完成环境影响后评价之后,由相关行政部门视情况作出决定。

原告自然之友认为,这一判决意味着,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目前只是暂时停工,并未被永久停工。此工程项目未来是否会继续建设,取决于生态环境部根据新平公司完成的环境影响后评价之后做出的决定。

3月25日,自然之友与长期关注云南绿孔雀栖息地保护的山水自然保护中心、野性中国、阿拉善SEE基金会四家机构联合致函生态环境部,恳请生态环境部依法撤销《关于云南省红河(元江)干流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和《关于责成开展云南省红河(元江)干流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环境影响后评价的函》。

当日,信函以书面形式已向生态环境部相关部门寄出,并抄寄国家林业和草原局。

判决认定戛洒江一级水电站淹没区对绿孔雀生存产生重大风险

“云南绿孔雀”案判决书((2017)云01民初2299号)显示,该案属于“具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重大风险的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行为提起诉讼”,即预防性环境公益诉讼。

预防性环境公益诉讼是预防原则在环境司法中的体现,其适用对象是可能对环境造成的重大风险,具体表现为危害尚未发生,但如不阻止事件发生,很有可能在城严重或不可逆的环境损害事实。

根据自然之友提交的证据、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的回函以及法院从该局调取的《元江中上游绿孔雀种群调查报告》,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的淹没区是绿孔雀频繁活动的区域,构成其生物学上的栖息地,一旦该栖息地被淹没,对绿孔雀生存所产生的损害是不可逆转的。因此法院认为,原告自然之友主张戛洒江一级水电站建设项目将对该区域绿孔雀产生重大风险的主张成立。

在此情况下,被告新平公司并没有就上述风险不存在或不会发生进行有效反驳。

法院认为,一方面,被告新平公司仅凭《环境影响报告书》来抗辩电站建设对绿孔雀的生存环境没有重大风险显然缺乏足够的证明力。

判决书显示,《环境影响报告书》只是一种预测性判断,且被告在报告书内就已载明“由于时间局限和野生动物特点,无论鸟类还是其他隐蔽性更强的类群动物均不可能在短期内通过实地观察得出满意结论”,因此《环境影响报告书》对绿孔雀的有关评价并非绝对定论。况且生态环境部也已责成被告新平公司就项目建设开展后评价,并采取改进措施后报生态环境部备案,进一步说明,戛洒江一级水电站建设项目对绿孔雀所做出的环评尚需通过环境影响后评价的方式得到验证、调整和改进。

另一方面,基于现有的建设方案,对水电站淹没区内出现的绿孔雀完全没有采取任何针对性保护措施,也显现了消除戛洒江一级水电站对绿孔雀栖息地重大风险的迫切性。

此外,对于戛洒江一级水电站淹没区内存在的众多数量的极危物种陈氏苏铁,由于此前未进行过环评,在此情况下不做任何补救,仍按原定建设方案进行清库砍伐显然不妥。

基于上述事实,法院认为被告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戛洒江一级水电站未按要求开展建设项目环评后评价

红河(元江)干流戛洒江一级水电站坝址位于云南玉溪新平县境内,电站采用堤坝式开发,水库正常蓄水位675米,淹没区涉及红河上游的戛洒江、石羊江及支流绿汁江、小江河。水库淹没影响和建设征地涉及玉溪市新平县和楚雄州双柏县8个乡(镇)。

本文地址:http://www.hjw123.com/huanbaogongyi/8347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