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环境网 > 生态保护 > 正文 >

“雞肋土地”如何走出“不賺錢困境”

2019年12月02日 23:56来源:未知手机版

成都qq,萧伟强病重入院,注册送68 pt88.vip

原標題:“雞肋土地”如何走出“不賺錢困境”

原標題:部分中西部地區農地撂荒多年未得有效解決

“雞肋土地”如何走出“不賺錢困境”

對於部分中西部地區的農民來說,土地成了“雞肋”。隨著農藥、化肥等各種生產成本的上漲,種糧收益逐漸降低,如遇干旱、洪澇等災害,種糧不掙錢甚至賠錢。近年來,我國中西部地區農村土地撂荒引起了有關部門的高度重視,土地撂荒問題有所緩解。但《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期在甘肅、河南、貴州等地調研發現,由於農村勞動力外出務工、農業生產比較效益低、土地資源盤活難等,農村土地撂荒問題沒有得到根本性解決,個別地區還有擴大趨勢。

“看著越來越多田地荒蕪,很痛心”

剛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時,村民“惜地如金”,溝溝坎坎、山上山下都種上了庄稼,如今土地撂荒了,“看著也心疼”。

《經濟參考報》記者曾於2008年在河南省南陽市、信陽市調研,發現麥季出現撂荒現象,許多農民開始隻種一季水稻,此后持續關注這個問題。2017年,記者在河南省南陽、信陽、駐馬店三市九縣(區)調研發現,麥季農田撂荒面積呈現擴大趨勢,從早期的局限在312國道以南地區,逐漸越過淮河,由丘陵向平原蔓延。

日前,記者再次到信陽市潢川縣仁和鎮走訪發現,繼麥季農田撂荒之后,豫南稻季農田也出現撂荒苗頭,一些農民讓農田荒蕪,任野草瘋長,或者採取非糧化方式,在耕地上種植苗木。

黃營村村民黃昌福是仁和鎮的種糧大戶,通過土地流轉的方式種植農作物700余畝。跟隨黃昌福的腳步,記者在黃營村走訪發現,一些交通不便、灌溉水源不足的農田,本應布滿金黃色的稻穗,卻長滿了綠油油的野草。黃昌福說,作為經歷過飢餓年代的人,看著越來越多的田地荒蕪,很痛心。

記者了解到,由於生產成本上漲、種糧收益逐漸降低,在種地還是打工掙錢的選擇面前,有的農民利用農閑外出掙錢,有的則將土地撂荒,舉家外出打工。

“村裡的年輕人外出打工,地沒人種。”甘肅省定西市安定區青嵐山鄉青灣村黨支部書記楊永吉說,近幾年,隨著青壯年村民外出務工,部分耕地出現撂荒情況,地裡雜草叢生。去年,青灣村8800畝耕地中,土地撂荒3130畝,佔全村耕地總面積超過35%。據統計,青灣村外出務工人員有417人,佔全村總人口35.5%,其中整戶外出完全棄耕的有76戶,棄耕土地2209畝,因地力條件差、村民季節性務工棄耕847畝。

青灣村耕地撂荒問題並不是個例,甘肅省農業農村廳對全省耕地撂荒情況進行了初步核查,全省共有撂荒地面積226.4萬畝,佔全省農戶承包耕地總面積的3.49%。

在95%國土面積為山地和丘陵的貴州,由於土地資源相對較少,罕有成片土地撂荒的現象。但記者走訪畢節市、六盤水市、遵義市等地發現,土地撂荒不在少數。

“我們這裡的土地,有的是整戶外出打工全部撂荒,有的是壯勞力外出部分撂荒。”家住六盤水市水城縣某鎮一村民告訴記者,他家的土地就撂荒了不少,“隻種比較肥沃的一塊平地,剩余的都撂荒了。”

記者在該鎮調研發現,由於土地收益低,一些村民選擇將自然條件差、位置偏遠的山地撂荒。

“打工三個月勝過地裡一年收入”

“農村地區耕地撂荒的根源,是農業生產比較效益下降。”甘肅省農業科學院旱地農業研究所專家張緒成認為,農民增產不增收,影響了農民的耕種積極性。

甘肅省社會科學院副研究員李振東曾致力於西部連片特困區農村土地流轉的調查研究。李振東介紹說,抽樣調查顯示,西部連片特困區農村耕地撂荒原因復雜多樣,包括勞動力缺乏、耕地“碎片化”、耕地偏遠和缺水等。

《經濟參考報》記者調研發現,不少村子40歲以下務農的村民普遍不多,留在家中的多為老人、婦女和孩子,農村“空心化”、務農人口老齡化現象十分突出。不少農民認為,“打工三個月勝過地裡一年收入”,外出務工已成為農民增收的重要渠道。此外,農村耕地“碎片化”普遍,影響農機具使用和規模化生產,勞力成本提高,導致一些比較偏遠、地力貧瘠的土地棄耕。

本文地址:http://www.hjw123.com/shengtaibaohu/58670.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